网上赌博网站是假的吗啐凉快天道好还

网易娱乐12月15日报道?不得不承认,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开放程度的提高,90后00后等新生代占据时代主流。他们不会为别人的一句“诋毁”所累,不会羞于展现自己不同的一面,他们喜欢用自嘲来表达自己的态度,在嬉笑中正视他人、剖析自己。渐渐地,“吐槽”形成了一种文化,敢于“吐槽”和“被吐槽”也成为了一种展示自信态度的方式和极致的时代表达。

《吐槽大会》的出现,恰好抓住了这一时代特征。嬉笑怒骂皆成文章,自黑自嘲麻辣调侃,第一季《吐槽大会》甫一推出便获得了极高的点击量,也为第二季的推出积累了人气和期待。《吐槽大会》第二季的推出,让喜剧脱口秀节目异军突起,为观察当下中国的传媒娱乐生态提供了新的视角,也为中国喜剧类原创节目奉献了新的样本。

“敢于吐槽”的价值立意与时代表达。

吐槽,是网络时代勃兴的话语表达方式,通常采用反讽、双关等手法,借题发挥,或直抒胸臆,或取喻拟物,或娱乐化戏仿,多种表现手法,幽默不乏辛辣地反映社会问题。吐槽,是互联网时代底层与精英的某种共识,既娱乐大众、缓解社会压力,又不乏社会责任、表达民众心声。吐槽文化,不仅成为一种流行的网络文化景观,也催生了新的话语方式与思维方式。《吐槽大会》敏锐地感受并捕捉到这一典型的互联网文化症候,将流行表达方式 “吐槽”以喜剧脱口秀这一最适合的形式呈现了出来。两季节目之所以引发广泛热议和较高关注度,应该说离不开节目对于新生代受众热衷吐槽、创意吐槽的积极回应,并以此确立节目关注时代,尤其关注当代青年人独立、自主、质疑的主体感受与价值立场并加以正向引导。

在当前综艺创新乏力的整体环境中,在中国传媒娱乐生产过度依赖海外模式的困境中,《吐槽大会》价值创新突围的姿态令人关注。与各种包装粉饰明星偶像形象的综艺娱乐节目不同,也与同类型的其他喜剧类节目有别的是,《吐槽大会》并不是一个简单泄愤排遣的节目,它“揭短”和“露怯”的同时,更注重艺术化的时代表达。它,一方面认真揭短,将嘉宾的糗事、尴尬往事,甚至是一些负面形象作为调侃嘲讽的内容进行加工;另一方面鼓励明星嘉宾不畏露怯,笑对热讽,敢于放下偶像包袱,袒露自身的不完美。

诚如节目的Slogan所言“笑对需要勇气”,敢于卸下偶像包袱,敢于接纳冷嘲热讽,这一份诚意,让光环之中的明星更真实可信;这一份坦荡,也是互联网综艺的一种自信!笑对不完美,不装不做作,节目在嬉笑怒骂中向观众传递了一种正面的价值观:勇于直面自己的槽点,自信乐观地面对未来生活,在吐槽中培育“求真”的人生正能量。这是《吐槽大会》存在的媒体意义,也是区别于其他娱乐节目的显著不同。

“善于吐槽”的样态设计与效果营造。

近几年,中国娱乐节目探索了两类较有原创色彩的喜剧类型:一类是以《欢乐喜剧人》、《笑傲江湖》为典型的情景喜剧样态,采用竞技闯关的赛制,以剧情化的小品为主要形式。另一类就是以《吐槽大会》、《脱口秀大会》为代表的喜剧脱口秀样态,以主题化的语言表演为主要形式,强调语言表达的调侃与戏谑。

客观而论,小品化的情景喜剧先天优势明显,戏剧性的矛盾冲突比较容易产生喜剧效果。相比之下,脱口秀的节目样态如何实现喜剧效果,追求情趣又不伤大雅,确实较有难度。如果说敢于吐槽是一种态度的鲜明主张,那么,如何吐槽,是否善于吐槽,是脱口秀喜剧节目的核心竞争力所在。“吐槽是门手艺”,《吐槽大会》的样态设计比较用心地处理好“谁来说”、“说什么”、“怎么说”三个方面的关系,呈现出“善于吐槽”的手艺感!

谁来说?《吐槽大会》第二季的嘉宾构成中,既有老年观众熟知的明星,如蔡国庆,也有中年观众青春时期的偶像伊能静,更有当下自带流量的脱口秀代表池子、李诞等新锐青年,以及一些风格独特的脱口秀新秀。而且在主咖的选择上也不局限于第一季的演艺明星,会拓展到音乐界、体育界、网红界等,副咖的选择上也会加入《脱口秀大会》中新推出的喜剧脱口秀演员们,力求覆盖社会各个层面为节目增添多元化的碰撞和交流。他们年龄悬殊,代际差异明显,成长为明星、获得光环的媒体平台属性也不同。这些分别本身就潜藏着矛盾与冲突,既赋予了嘉宾们相对明确的身份标签和话语气质,彼此之间的娱乐圈的过往经历也容易被加工为有趣的槽点和笑点。

说什么?《吐槽大会》的形式实际上是欧美盛行的Stand-up Comedy,但是节目根据中国用户的文化习惯进行了本土化改造,将吐槽的火力集中在大家耳熟能详的明星身上,挖掘他们身上的“槽点”和“特点”,并从生活化的角度出发细致观察,语言活泼又犀利,密集地抖包袱,从而与观众产生有效的互动。比如,第一期节目中,胡可自曝幼时曾因调皮被父亲冻带鱼打过,李诞以此为契机说小鱼儿的名字 “一定是姥爷给取的……还有伊能静的公主梦,蔡国庆的成名曲《365个祝福》、戴军的《阿莲》,将这些人物的不同糗事进行重新解读,构成了对嘉宾人设的标签化塑造,在嬉笑中正视他人、审视自己,剖析真实的自己,用“吐槽”完成自我升级,从而形成全新的时代表达。

怎么说?《吐槽大会》第二季确实实现了个性表达、杂文语体、语言内爆的视听快感!语不惊人死不休,每位嘉宾的“吐槽”无不尽其所能追求反转与惊奇的效果,以小见大、反话正说、隔山打牛、话里有话,中国语言的种种机趣比比皆是。类似相声般的短小精悍“笑果”包袱多次引发即视喜感。这种喜感的产生,得益于节目有意识建构的话语场。在相对封闭的情境中,嘉宾、主角、主持人轮流上场,交替吐槽。自我嘲讽与调侃他人的游戏规则,让所有的嘉宾都无法置身事外,非冲突、非戏剧性的话语交锋向内发力,形成了富有张力的喜剧氛围。

2017年,中国微博产生综艺讨论量超过10.2亿,每天,数以万计的吐槽段子产生于社交媒体,快速流转于各类媒体平台。与此同时,互联网时代的综艺生产正在进入一个从量的爆发向质的提升转型,越来越多的网生综艺集聚,高举中国式原创的大旗,逐步摆脱单一依赖海外模式的发展路径。虽然《吐槽大会》第二季的全貌尚未完全显露,但是其作为国内脱口秀产业的标杆节目,不仅需要敢于创新的胆识,也需充盈善于创新的智慧。在提升口味、赢得口碑的同时,不忘初心、不负众望,领跑中国原创脱口秀产业,让互联网时代文化产业焕发全新生机,进入腾飞期。

杨乘虎 中国传媒大学传媒艺术与文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,博士生导师